秋天是银杏叶的颜色

上海夜
想着,漆木床,木楼梯,木地板,有这样一间小室。
有阳光,能听曲儿,能看画儿,能念书,再随便写写东西。
身边住着陌生人,与我没什么瓜葛,但还能愉快地聊天。有朋友可以聚,没事送点小物。
似乎,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生活。
可苦笑,捶捶年轻的心脏,这个愿望太奢侈,只能留到老年。现在,需要做个心跳有力,敢爱敢受伤的有志青年。

难得好天气啊,不敢相信是冬天。

呆坐着真舒服,看老长的影子,等夕阳不见。